只有小手术没有小麻醉(名医)
发布时间:2011年7月9日    来源:人民网-《生命时报》   

  专访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主任委员于布为教授

    名家介绍

  于布为,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麻醉科主任,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主任委员,上海市麻醉学会主任委员,上海市麻醉学会疼痛学组组长,上海市交通大学医学院疼痛诊疗技术研发中心主任。

  名家语录

  在手术台上,外科医生专心致志地在病变部位动刀子,麻醉科医生则必须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既要保证患者处于无痛状态,又要管理好病人的重要生命体征。

 

  俄罗斯总统普京有一年参加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带的保健班子只有两个人,一个是麻醉科医生,另一个则是麻醉科护士。因为普京知道,在紧急情况下,麻醉科的医生最为重要。

  “大多数人对麻醉医生的理解,还停留在给病人打一针,让他们睡个觉,这种很简单的认识上。”每每说起这些,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主任委员于布为教授都不免带着一些无奈和遗憾。

  事实上,在手术台上,麻醉医生的作用至关重要。医学界有一种说法:手术能治病,麻醉可保命;只有小手术,没有小麻醉。因此,麻醉科医生又被称为是“幕后英雄”、“无影灯下的生命保护神”。

  

  “妙手回春”离不开麻醉医生

  历史上,在没有麻醉技术之前,进行外科手术时,先要用捆绑、击晕、灌醉等方式将病人固定。这种痛苦的方式,让许多人抗拒手术治疗。而有了麻醉之后,一切都改变了,它当之无愧地成为人类文明史上十大发明之一。美国还将人类历史上施行第1例乙醚麻醉的那一天,3月30日,定为“国家医生节”,以纪念一位麻醉科医生。

  “在手术台上,外科医生专心致志地在病变部位动刀子,麻醉科医生则必须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边调控患者的麻醉深度,保证患者处于无痛状态,确保手术顺利进行;同时要利用先进的仪器手段,管理好病人的重要生命体征,包括呼吸、心率、血压、神经系统、肝肾功能等,保证麻醉安全,还必须随时应对各种突发情况。”在向记者解释麻醉科的工作时,于布为的语速不断加快。那股子对自己所从事职业的热爱和尊重,溢于言表。

  上世纪80年代,于布为进入麻醉科时,这并不是个“吃香”的行业。许多医生觉得,干麻醉比干临床要“矮”半截。但于布为却很庆幸自己被麻醉“看上”了。

  在于布为看来,麻醉与日常生活关系密切。但到目前为止,麻醉在中国还不是一个为人熟知或认可的学科。媒体上经常会有“某医生妙手回春,成功换肾”的报道;或“某某医生华佗再世,成功切除某小儿的阑尾”的报道。但在于布为看来,这两例手术的技术并无本质差别,关键在于手术中及术后呵护患者的生命安全。这些都是麻醉科医生的职责范围。

  于布为指出,麻醉学科本身是一个公共服务平台,和多学科多部分都有交流沟通合作的交叉点。几乎医院的各个角落,都可以看到麻醉科医师匆匆的身影。因此,由于麻醉学科工作的特殊性,决定了它可以成为协调各科关系的中心学科。

  相对于其他学科的医生而言,麻醉科医生最主要的特点,在于他们有娴熟的抢救生命的技能。看似简单的麻醉操作中,往往伴随着很高的风险。正因如此,麻醉科医生也就成了各科医生中,抢救知识最全面、抢救技能最娴熟、抢救成功率最高的医生。

  让患者达到“最理想的麻醉状态”

  接受麻醉的手术患者,表面上看都一样,但每个人身体状况不同,可能出现的意外也不同。麻醉过浅,病人可能对手术有记忆,甚至感到疼痛,严重的还会引起精神或睡眠障碍,术中引发的“恐怖回忆”;麻醉过深,可能造成神经后遗症,术后长时间可能有不适感,甚至危及生命。

  对此,于布为在多年临床经验的基础上,提出了“理想麻醉状态”。

  所谓“理想麻醉状态”,是指针对不同手术操作,区别麻醉的不同成分,来选择药物,使临床麻醉在安全有效的前提下,对患者生理功能的干扰减到最小,使患者在自然舒适、近似睡眠的情况下接受麻醉手术。

  依据这一原则,于布为还创新性地推出了“精确麻醉”的概念。过去,麻醉技术主要凭借医生估算。“但每个病人使用麻醉药物的差异性很大。即使是同样体重的成年人,对同一麻醉药物、同等剂量的反应,也可能有极大差距。”

  “精确麻醉”就是通过对病人脑电信号实施监控实施,测算病人的睡眠深度、肌肉松弛程度和镇痛效果等。比起以往仅靠血压监控的麻醉方法,精确麻醉既可以给外科医生创造更为稳定的病人条件,也能提供患者更舒适的感受。此外,它还能让以往很多“麻醉禁忌”患者,安全平稳地度过手术。

  “如今,随着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以及各种各样与痛苦相伴的临床检查和内科介入治疗越来越普遍,人们已不再满足于麻醉仅仅与手术相伴,而是更多地希望,从检查到治疗的整个过程都能在无痛中完成,乃至在精神层面上也要有尊严。”于布为说。

  这就提出了“舒适化医疗”的发展目标。在心理层面,就是患者感受到有尊严、被尊重。而生理层面,首要就是医疗服务过程的无痛和舒适。无痛胃肠镜检查、无痛分娩,都是麻醉在舒适医疗中的具体应用。

  专业麻醉科大夫太少了

  目前全国200余所医学院校中,只有50多所开设了麻醉学专业,专业人才远远不够。有临床统计显示,只有约60%的病人能享受到完全优质的麻醉服务,约14%的患者被过度麻醉,16%的患者麻醉过浅,10%的患者处于时浅时深。

  在麻醉科医生严重短缺,而麻醉风险和重要性又没有被充分认识的情况下,其他专科医生和人员越俎代庖,充当“麻醉科医生”的现象并不少见。一些内科医生会亲自上阵,进行胃肠镜的麻醉操作;有些妇科医生、护士则会完成无痛人工流产的麻醉操作。这些都明显违反医疗法规。而且,所有需要静脉麻醉的无痛技术,都需要专业麻醉科医生的参与。一旦患者出现呼吸抑制心跳停止,非专业医生很难进行有效抢救。

  比较典型的例子,就是著名歌星迈克尔·杰克逊的逝世。他的私人保健医生违规应用麻醉药物,最终因过失杀人罪而遭到起诉。前不久,某超女在整形手术中因麻醉不当死亡,也都说明,这个问题已经严重危害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健康和生命安全。

  “麻醉科是保障医院医疗安全的‘守门员’学科。对于涉及每个人生老病死过程中为之提供服务的学科,我们应该充分尊重麻醉学科。而不是等到临危时,才想到要麻醉科医生来插一根救命的管子。”于布为说。